×

马斯克“单挑”普京迪斯称比疫情严重法利升乌克兰国旗

马斯克“单挑”普京迪斯称比疫情严重法利升乌克兰国旗

战争、制裁、停产、撤资、供应链中断、能源短缺、经济通胀……自俄罗斯于2022年2月24日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全球特别是欧美汽车行业陷入忙乱之中。

以敢幻想著称的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这次幻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单挑”,由此引发了一场口水战。

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表示,俄乌战争让大众汽车集团和整个欧洲经济可能很快就会面临比疫情供应瓶颈更严重的问题,他支持“最大限度的制裁”。

Stellantis集团首席执行官唐唯实(Carlos Tavares)说要冻结在俄罗斯的更多投资计划。而福特汽车首席执行官吉姆·法利(Jim Farley)说已在福特汽车总部外悬挂乌克兰国旗……

显然,这些言论都受到了西方主流媒体对这场战争一边倒描述的影响,但真正的现实可能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甚至残酷得多。

中国多次表明立场,不赞成用制裁手段解决问题,更反对没有国际法依据的单边制裁。实践证明,制裁非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制造出新的问题,不仅造成经济上双输或多输的局面,还会干扰影响政治解决的进程。

或许,迪斯的另一句话更加现实:“必须回到谈判和对话上来,因为我们不希望在乌克兰发生无休止的战争。”

毫无疑问,马斯克是一位异想天开的首席执行官。自从他成为最有魅力的商业领袖之一以来,他的幻想和宣言清单越来越长。人们对于马斯克,就像香奈儿、古驰、LV或圣罗兰一样津津乐道。

2022年3月14日上午,马斯克在推特上挑衅普京,称要与普京“单挑”,表示他是“绝对认真的”。

“我,在此郑重向普京发起一对一决斗,赌注是乌克兰。”马斯克在推特上写道。他用俄语字母写下普京的名字,用乌克兰语言书写乌克兰。

俄罗斯太空计划总负责人德米特里·罗格津(Dmitry Rogozin)借用一段来自亚历山大·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牧师和他的工人巴尔达的故事》中的句子回怼了马斯克。

“就你,小恶魔,还太年轻。”罗格津引用普希金的民间故事,并补充道,“和我竞争,你也太弱了,劝你别再浪费时间,先追上我哥哥再说吧。”

在马斯克7700万粉丝中,有一位写道:这位特斯拉创始人可能没有想清楚他的挑战。马斯克立即回复表示,他是“绝对认真的。如果普京能如此轻易地羞辱西方,那么他就会接受挑战。但他不会。”

马斯克的这位粉丝补充道:“战斗将在10秒内结束,这取决于马斯克想要造成多大的伤害,以及速度有多快,毫无疑问,况且,马斯克比普京还年轻19岁。”他配了一张马斯克和普京体格对比的图表。

“是的,我确实曾把世界相扑冠军扔出去了,但代价是我脖子上的一块椎间盘摔碎了,导致我背痛了7年!”马斯克晚些时候澄清道。

单挑的提议没有逃过乌克兰当局的眼睛。乌克兰副总理米哈伊洛·费多罗夫(Mykhailo Fedorov)@马斯克,提议送普京去木星。“我们可以把它送到木星,有备无患。”费多罗夫发帖写道。

这已经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就俄乌交战发表评论,他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古怪的帖子。这位亿万富翁此前曾在社交媒体上嘲笑俄罗斯官员,最近一次是针对俄罗斯切断美国火箭发动机供应的回应。马斯克开玩笑说,SpaceX火箭将由“美国扫帚”运载。

自3月12日将另外48颗星链卫星送入轨道后,马斯克向俄罗斯航天局局长德米特里·罗格津发出嘲讽。后者表示,美国人将被拒绝使用俄罗斯的火箭发动机,只能“用他们的扫帚之类的东西飞行”。

马斯克在罗格津发表这篇言论的截图上链接了SpaceX之前发射的猎鹰9号火箭,并附上“美国扫帚”短语和四面美国国旗。

随着乌克兰政府呼吁世界各地大公司提供支持,并要求他们对俄罗斯采取行动,马斯克也是提供援助的亿万富翁之一。2月下旬,特斯拉和SpaceX创始人同意向乌克兰提供Starlink卫星互联网天线,免费提供这项服务,使得乌克兰公民在激烈战斗中能保持联系。

根据福布斯数据,马斯克是目前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净资产为2191亿美元,比世界第二富豪、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多出近500亿美元。

自2月24日俄乌冲突以来,马斯克已将自己定位为乌克兰最狂热的支持者之一。这位出生于南非的商业领袖曾向乌克兰发送Starlink终端,以使乌克兰人继续访问互联网。

他还发运发电机向被摧毁的城镇供电,从未停止对乌克兰的支持。此外,特斯拉还继续向在欧洲-中东-非洲地区应征入伍的乌克兰员工支付工资。

迪斯表示,由于俄乌之间的长期冲突,欧洲面临高通胀的巨大威胁。他警告称,这场战争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比疫情“严重得多”。

迪斯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全球供应链的中断可能导致价格大幅上涨、能源短缺和通胀,这对欧洲和德国经济来说非常危险。

这位欧洲最知名的商界领袖之一发出上述警告之际,西方各国政府正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从天然气到钯,俄罗斯是全球大宗商品的关键供应国。

迄今为止实施的制裁——以及克里姆林宫可能通过切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进行报复的预警——已使能源市场陷入混乱。

欧元区2月通胀率创下5.8%新纪录,预计今年将升至7%。欧洲央行于3月10日召开会议,讨论物价上涨和经济增长放缓的威胁。

欧洲对俄罗斯能源需求的更大依赖,已导致各方在能源制裁问题上出现分歧。德国目前选择不效仿美国,对俄罗斯实施全面石油和天然气禁运。欧洲45%的天然气进口来自俄罗斯,这些天然气既为欧洲家庭供暖,也为欧洲制造业提供动力。

“对于像德国这样一个依赖俄罗斯能源、原材料的社会……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切断与俄罗斯的商业关系,如果这场冲突持续下去,如果我们不得不这样做,我们就不能再购买能源,这将可能导致对欧洲和德国产生重大影响的局面。”迪斯警告道。

迪斯强调,他支持“最大限度的制裁”,但一旦制裁到位,“我们就必须回到谈判和对话上来,因为我们不希望在乌克兰发生无休止的战争”。

在欧洲拥有50万名员工的大众汽车集团上周宣布,将暂停在俄罗斯的汽车生产,位于卡卢加和下诺夫哥罗德的生产基地停产。德国竞争对手宝马集团和梅赛德斯-奔驰也暂停在俄罗斯的生产或销售。

与2020年新冠疫情伊始引发的供应链中断类似,大众汽车集团被迫在德国工厂暂时停产,原因是零部件短缺。该公司一直在努力确保乌克兰的线束供应。

尽管大众汽车集团在俄罗斯有7000名员工,但俄罗斯市场对大众汽车集团整体业务并不是特别重要。2021年,大众、斯柯达、奥迪和保时捷品牌在俄罗斯的销量略高于20.4万辆,相比之下,其全球销量为900万辆。

3月11日,唐唯实表示,由于俄乌交战,将把部分在俄罗斯的货车生产转移到西欧,并冻结在俄罗斯的更多投资计划。

3月10日,Stellantis集团暂停俄罗斯所有汽车进出口。Stellantis集团与三菱汽车在俄罗斯卡卢加有一家汽车厂。卡卢加工厂为三菱制造欧蓝德和帕杰罗车型。

这一决定推翻了该公司今年1月宣布的一项计划——利用俄罗斯作为一个出口中心,以满足西欧强劲的货车需求。当时,Stellantis集团表示,将从卡卢加出口标致、欧宝和雪铁龙小货车。

唐唯实补充道,Stellantis集团在法国Hordain和英国卢顿工厂很容易吸收卡卢加工厂的出口产品。

乌克兰危机推高了汽车用金属价格,从车体中的铝,到催化转换器中的钯,再到电动汽车电池中的高级镍,给本已面临更高能源成本的汽车行业带来更大压力。

对此,唐唯实表示,包括用于电动汽车电池的镍在内的原材料将进一步短缺。“由于我们的供应基地并不集中在东欧,所以,Stellantis集团还没有受到太大伤害。”他说。

Stellantis集团相信,未来几年可以迎头赶上电动汽车先驱特斯拉,消费者将从行业竞争中受益。

Stellantis集团本月公布了首个商业计划,目标是到2030年收入翻一番,达到每年3000亿欧元(折合3300亿美元),并加大力度扩展电动汽车车型。

“我很自信,但也不会盲目自大,只是确信,我们将在未来几年内赶上特斯拉,这是一场非常健康的竞争。”唐唯实还呼吁加大对欧洲和美国充电网络的投资,以创造一个说服家庭转向依赖电动汽车的砝码。

法利表示,该公司上周在福特汽车总部外悬挂乌克兰国旗,“以表达团结一致”反对俄罗斯入侵其邻国。

3月2日,福特汽车表示,已“立即”暂停在俄罗斯的运营。福特基金向全球捐助乌克兰危机救济基金(GlobalGiving Ukraine Crisis Relief Fund)捐款10万美元,帮助流离失所的家庭。

福特汽车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对乌克兰人民的安全深感担忧。福特汽车将暂停在俄罗斯有限的业务,并采取行动支持全球捐赠乌克兰救济基金,这一决定立即生效。”

近年来,福特汽车已经大幅缩减俄罗斯业务。目前,这些业务通过Sollers合资公司进行,主要专注于商用面包车的制造和在俄罗斯的销售。

俄乌冲突升级导致装配线停工、复杂的供应链断裂,大众汽车集团和宝马集团等汽车制造商纷纷从遥远的中国和墨西哥寻找乌克兰生产的关键零部件的替代来源。

乌克兰战争已经破坏了线束供应,这些线束在平均每辆车中捆绑的电缆长达5公里。每种车型都不相同,没有这些线束就无法制造汽车。

大众汽车集团和宝马集团都已削减产量,并暂时关闭一些装配线。梅赛德斯-奔驰则警告称,其生产将很快受到影响。

大众汽车集团旗下高端品牌奥迪表示,整个集团正在努力帮助主要供应商,将其在乌克兰的线束生产转移到其他工厂,或寻找替代供应商。搜索范围包括东欧、北非、墨西哥和中国。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与这些地区的各种供应商合作,开发车型。供应商也有可能将生产分散到多个地点。”奥迪表示。

宝马集团正在与供应商进行密集谈判,以寻找替代零部件来源。Stellantis已经将采购地点从乌克兰转移到欧洲其他地方,但拒绝透露具体地点。

全球物流公司OEC集团副总裁尼克·克莱因(Nick Klein)说,依赖乌克兰的汽车制造商需要迅速行动。“你需要提前很长时间订购,因为你会面临延迟,而汽车制造商将会为相同货源而相互竞争。”

乌克兰西部凭借低成本、高技能的劳动力,以及靠近欧洲的汽车工厂和丰富的原材料,已成为一个主要线束生产中心。日本的藤仓(Fujikura)和法国的耐克森(Nexans)都在那里生产。

将生产转移到罗马尼亚、塞尔维亚或突尼斯等线束行业活跃的其他低成本市场的工厂,需要购买新设备来提高产能,而安装这些设备可能需要数月时间。业内人士透露,供应商和汽车制造商正在讨论谁将为此埋单。

乌克兰的一些其他线束制造商,如科勃舒特(Kromberg & Schubert)、日本的Yazaki和莱尼(Leoni),已经在其他国家建立了替代工厂。

目前,乌克兰仍有少量线束供应。乌西部一家线束制造商表示,一些生产在白天仍在继续,但夜间由于宵禁而关闭。由于担心工人的安全,该公司要求匿名。

克莱因表示,一些货运公司正将电线电缆向南拖过边境,进入罗马尼亚,目前战斗还没有蔓延到该地区。但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随着战争继续,愿意在这些路线上行驶的卡车司机越来越少。会有一个临界点,届时将无法从那里安全取出任何东西。”

面对“混乱”的全球供应链,欧洲汽车制造商需要尽可能多的零部件来源。但现在,“由于特殊情况,不可能有足够的供应商,也不可能有足够的运输合作伙伴。”克莱因说。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