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0秒变换上千个动作 武汉这群听障孩子摘冠国际啦啦操大赛

150秒变换上千个动作 武汉这群听障孩子摘冠国际啦啦操大赛

1月4日,在意大利维罗纳举行的国际啦啦操公开赛中,十名来自中国武汉的聋哑高中生,用力量与美征服了在场评委和观众,一举摘得高中组团体花球冠军和双人花球冠军。8日,武汉市第二聋哑学校校长刘辛仍难掩兴奋之情,“这是中国聋人首次在不是专为残疾人设置的世界级体育赛事中夺冠。”

8日中午,在武汉市第二聋哑学校的律动室里,刚刚载誉归来的啦啦操队员们又开始了紧张的排练。此时,虽没有音乐和指挥,男孩女孩们依然按照参赛时的力度和节拍表现得青春洋溢。

“双人操时长2分半钟,团体操时长不超过2分50秒。这中间的动作变化有上千个。”该校艺术团指导老师李桢告诉长江日报记者,聋人跳舞最大的障碍在于掌握节奏,他们只能通过反复击掌和击地来体会,有些患严重听障的学生要用一两年才可能感受到节奏,而啦啦操比舞蹈的节奏更快,所以难度更大。

另一个难点在于,团体啦啦操中每个人的动作套路都不同,老师分身乏术,无法统一示范,只能用手势和嘴形数节拍,队员们边在心里默数节拍边看老师指挥。难怪李桢笑言:“我就是学生的节奏器”。

一举拿下团体操和双人操双料冠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校长刘辛虽然并不精通啦啦操,但他提前了解到中国队的劲敌美国队在力量上有绝对优势,而评委几乎都是欧美人,亚洲队员的技术优势不一定会占上风。尤其,该校的团体操从编排到正式参赛只有半年时间,而双人操仅仅练习了一个月就匆忙上阵。

谈起备赛中的艰辛,这群刚满18岁的年轻队员都有一箩筐的话。他们都是抓紧业余时间练习,每天围篮球场跑步二三十圈,做仰卧起坐120次,跳操近百次,大小跳不计其数。

高三毕业班的张梦银和高二年级的万文静因为技术过硬被挑选出来加跳双人操。“时间紧,任务重!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张梦银坦言曾经差点临阵退缩。在老师和同学们的鼓励下,她最终坚持下来了,并且出色完成任务。

不少队员说,虽然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场面,很紧张、很激动,但千百万次的练习让怎么都不会忘记动作。

作为双料冠军的幕后功臣,“85后”李桢表现得很淡定。但学生说他私下其实蛮幽默。这也很符合李桢对于自己的身份设定。他说,跟“鼓舞妈妈”杨小玲比起来,他想做学生们的大哥哥。

2010年,籍贯山东枣庄的李桢从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毕业。当时,这位手握桃李杯、荷花杯、全国舞蹈大赛多个一等奖的高材生很抢手,包括湖北省歌剧舞剧院、湖北艺术职业学院在内的很多文艺团体、学校都向他发出邀约,但他毅然选择在特殊教育行业当一名普通园丁。他说,看到聋哑孩子在舞台上发光,比自己登上舞台更有成就感。

现在,李桢不光能够用手语自如交流,还对每个学生的个性特长了如指掌。这次到意大利比赛之初,他严重水土不服,队员们无需指挥就能自觉排练。

校长刘辛透露,学校已经获得“全国啦啦操实验学校”称号和全国啦啦操分站赛(武汉站)中学花球自编套路冠军。不久的将来,他会向全国知名高校的特教学院写亲笔信推荐这次为国争光的学生们。

2017年12月28日,全国啦啦操冠军赛在深圳大运中心闭幕,郑州第十四中学斩获多项大奖,并获得“全国啦啦操五星级俱乐部”称号。郑州十四中是全国啦啦操示范窗口学校,国家啦啦操后备人才训练基地,引领全国中学啦啦操的发展。

参加本次活动的冠军有2006年世界竞标赛女子摔跤冠军、伦敦奥运会女子摔跤银牌获得者景瑞雪,第14届亚运会赛艇冠军、2003年世界赛艇竞标赛亚军、雅典奥运会赛艇第四名杨翠萍,第11届全运会女子跳马冠军杨佩,2016年全国艺术体操赛全能冠军常琪。

1月4日,在意大利维罗纳举行的国际啦啦操公开赛中,十名来自中国武汉的聋哑高中生,用力量与美征服了在场评委和观众,一举摘得高中组团体花球冠军和双人花球冠军。8日,武汉市第二聋哑学校校长刘辛仍难掩兴奋之情,“这是中国聋人首次在不是专为残疾人设置的世界级体育赛事中夺冠。”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