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国国旗从苏格兰政府大楼降下

英国国旗从苏格兰政府大楼降下

据英媒报道,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近日宣布,除了英国阵亡将士纪念日会升英国国旗外,苏格兰政府大楼全年将每天升起苏格兰旗和欧盟旗。

按照以往的有关规定,包括苏格兰议会大厦在内的各政府机关和公共部门,都会升英国国旗、苏格兰旗和欧盟旗帜。2020年1月,苏格兰地区议会也曾发起过关于旗帜使用的提案表决,根据当时的表决结果,苏格兰在英国宣布脱离欧盟后,仍将继续悬挂欧盟的旗帜。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18日报道,斯特金的这一指令目前已被更新到苏格兰地区悬挂旗帜的有关指引中,按照新规定,苏格兰政府机关除了使用苏格兰地区的旗帜外,还将在悬挂欧盟旗帜的基础上,在全年绝大多数的时间不悬挂象征英国的联合王国旗帜。

相比去年表决,今年这一表决新增的讨论内容是关于英国国旗的使用。而目前的表决结果,则彰显了斯特金所领导的苏格兰民族党对于脱离英国的表态。

根据斯特金此前在有关问题上的表态,媒体和分析人士认为这一举措主要是表达对英国脱离欧盟的反对、继续推动苏格兰独立公投的政治理念。苏格兰民族党和斯特金本人都曾明确表示,若该党在5月举行的苏格兰议会选举中获胜,将推进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

对于苏格兰通过的这一使用旗帜新规,英国多位政界人士表达了强烈批评。反对者认为,苏格兰此前已经就是否脱离英国进行过独立公投,并最终得出了“留在联合王国”的决定。斯特金通过修改旗帜使用规定,是在“挑战苏格兰的主流民意”。

参考消息网2月15日报道俄新社莫斯科2月13日发表题为《英国自我毁灭之谜:脱欧后又与中国闹僵》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伦敦对北京禁止英国广播公司(BBC)世界新闻台继续在中国境内落地感到愤怒。一周前,英国通信管理局宣布吊销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该国的落地许可,在此背景下,伦敦的最新声明听上去相当滑稽。英方给出的原因是它“认为”许可证持有者违反了法律要求。

英方自然没有出示任何证据,但CGTN的报道政策与西方主流媒体所强加于世人的意识形态和政治观点迥异,这已经足够了。

最近一年间,中英关系的急剧恶化并不限于传媒领域。去年,伦敦在西方国家中态度最坚决、手段最严苛地向华为公司开战。日前,它还宣称近200名英国学者因涉嫌不经意间对华提供所谓“秘密军事技术”,正在接受调查。

引发中英龃龉的还有香港问题。对中方整肃当地秩序的举措,英国不只抛出惯用的威胁与谴责言辞,还放宽香港居民入境英国的渠道。

更有意思的是,不久前的情形还是截然不同的。两国按部就班构建战略关系,相互投资金额可观,并制订了大手笔的伙伴关系计划。合作规模之大,两国领导层称之为双边关系的“黄金时代”。

即便摩擦加剧,也没有哪个西方国家像英国如今这般“热情高涨”地破坏与中国已经奠定的合作基础。相反,今年元旦前夕,欧盟全然无视伦敦的不满,成功与中国达成了投资协定。

至于英国为何要奉行匪夷所思的自我毁灭政策,各方给出的解释极多。一些人坚称,伦敦不得不无条件执行来自华盛顿的命令。另一些人觉得,英国人按殖民习惯继续剥削中国人的计划行不通了,相反,北京从双边合作中获益更多,英国政府希望落空,所以破罐子破摔。更有人给出了脑洞大开的解释,即伦敦秘密俱乐部里的天才战略家正在谋划新的地缘政治妙棋,其意图不久后便会大白于天下,并给英国带来巨大收益。

然而,脱欧败局令人震惊、议会丑闻频频爆出、唐宁街决策低能,在此之后,很难相信英国政府在行动上会未雨绸缪。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目睹的唯有英国政治家的低能、只顾眼前的决策、对自身例外论和优越性的迷之自信。

在香港、新疆、南海等涉及中国内政的问题上,英国给予中国香港公民“英国海外国民护照”(BNO),炮制出关于新疆“强迫劳动”的谣言,还鹦鹉学舌说什么“维护南海航行自由”,甚至一直威胁要将航母派到南海……

在文化交流领域,媒体曝出,约翰逊政府打算以“防止知识产权被侵犯”、“危害国家安全”为借口禁止超过千名中国学者入境英国。

在当天的下议院辩论中,两名被英媒称为“高级政治人士”的议员,自民党领袖艾德·戴维和工党议员克里斯·布莱恩特,联合敦促英国政府和英国奥运协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声称“正在中国西部发生的种族灭绝证据确凿”。

英国体育明星曾被用作别国的宣传工具。比如1935年,英格兰足球队曾被指示做出“纳粹礼”的姿势。

一边通过类比纳粹污名化中国,一边借翻旧账警告英国政府不能对北京手软,艾德·戴维可谓心机颇深。

同为议会下属的外交事务特别委员会成员的布莱恩特,则称联合国防止及惩治危害种族罪公约列明的5类种族灭绝行为,“新疆均有发生”。

不过,去年10月6日,也是在议会外交事务特别委员会的一次听证会上,英国外相拉布曾被问到是否可能北京冬奥会以抗议中国侵犯人权。拉布当时回答,不无可能。

虽然修正案并没明确对象,但英国媒体普遍认为,这主要是“针对中国新疆问题制定”的。在上议院辩论中,相关议员就曾反复渲染“新疆问题”,毫无证据地指责中国“进行种族灭绝”。

另外一些英媒以及华尔街日报等美媒迅速跟进,在承认“伦敦官方没有发布相关消息”的情况下,硬生生地扒出一位所谓“匿名英国官员”,说他已经证实这个消息,还有鼻子有眼地说三名间谍就职于中国国安部门,被分别安插在不同的新闻机构。

试想一下,英美等国一直在借华为5G等无中生有地编造“中国威胁”,如果“中国记者间谍案”证据确凿,哪还轮得着美英媒体费尽心机地“披露”,早就被伦敦明晃晃地公之于天下了。

跟这个所谓间谍案一个逻辑的,就是英国通信管理局4日突然强行撤销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在英国的落地许可。

英国这家机构就此发表的声明,说来说去针对的无非还是CGTN的那层“中国身份”。口口声声说CGTN“被政治机构控制”,实际上是英国通信管理局对在英国合法运营的CGTN实施政治打压。

捏造“中国间谍”,吊销CGTN执照,都是英美等国政客在媒体、电信、教育等领域渲染中国“侵略性”的一环。

要说英国最近泛起的恶意,香港问题自然也少不了。前不久伦敦为香港“英国公民海外BNO护照”持有者量身定做移居政策,就是一例。

英国对华态度的变化大约开始于2018年,随着脱欧进程的推进,这一变化逐渐明显。去年的疫情更是凸显了对华态度的转变。

过去24小时英国新增确诊病例18262例,累计确诊近400万例,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1万,英国是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同时,像特朗普说的“中国病毒”在英国有一定市场,不少英国人甚至相信“5G基站传播新冠病毒”这样的荒谬言论,并搞出火烧5G基站的闹剧。

脱欧后,英国对美国既有外交需求,它希望维持自己的“西方核心国家”的定位;也对美国有经贸需求,它需要从美国拿到谈判自贸协定的政治承诺。

而且,英国早在20世纪中期就已明确,只有服从崛起的美国,才能维护自己的国际利益。即使在1973年加入欧盟后,它也一直是欧盟内最亲美的国家。

多数民众和精英希望脱离欧盟,就是认为英国是世界大国,所以不能任由法德主导的欧盟摆布;英国是世界大国,所以能够在脱欧后自立于大国博弈之中。

英国当然很不甘心自己在大国竞争中逐渐被边缘化,怎么获得更多存在感成为它主要考虑的事情,甚至不惜把心思花在玩技巧、耍花招上,不时靠碰瓷、加塞来彰显存在。

像什么“五眼联盟”、“五国联防”、“民主十国”,以及它想加入的美日印澳四方对话、南海巡航等等,都是基于这样的逻辑。

有学者说,恰逢脱欧第一年,加上美国政府换届,中英之间的矛盾很可能会在今年集中爆发。英国在处理和欧盟、和美国关系不顺时,都可能会把矛头转到我们这里。

伦敦觉得,自己不会像澳大利亚那么脆弱。因为中澳之间以货物贸易为主,而中英主要是金融、高科技等服务贸易、第三产业,中国很难像对付澳大利亚那样给它制造麻烦。

相比之下,对华强硬带来的好处似乎是触手可及的:既可以向美国示好,又可以展现出自己有别于欧盟的独立外交态度。

还是想劝劝伦敦,既然它自认自己的外交兼具原则性与灵活性,那么伦敦的明智做法就应当是少一些短视的功利行为,多一些理性与务实。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