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马拉松跑的是人情世故时一场比资本更可怕的灾难就要来了!

当马拉松跑的是人情世故时一场比资本更可怕的灾难就要来了!

当资本家戈登在华尔街资本市场运筹帷幄时,当失意的经纪人投保无门时,这场暴风雨便开始了。戈登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佼佼者,然而就在一个营业员的良心发现下,戈登一夜之间跌下神坛。最终伴随着戈登的绳之以法,这部影片《华尔街》也迎来了大结局。我们也就是从这部电影以后,资本从此也被贴上了贬义词的标签。

我打个比喻,如果把一个国家比作家庭,那么资本就是维持家庭的血液。因此有贫富差距以及地位高低都是正常的,但不正常的是:父亲给儿子当爪牙,家规甚至成为了儿子牟取暴利的工具。这就很明显是家风出现了问题,而家风出现问题的背后,就是这个家的家长出现了问题。其实任何东西都有资本的影子,比如NBA和西甲等所有联赛,都有资本的影子。

原因很简单,如果这个联盟不盈利,那么谁会让资本进入投资呢?如果这些人不投资,请问:场地、球员工资等维护联赛的基础支出哪里来呢?而盈利就是代表了大众的喜好,很简单,你会消费自己不喜欢的领域吗?如果你不消费,他们又如何盈利呢?但如果只有资本,那么比赛就不是比赛该有的样子。因此这里才有了篮球足球协会,而这个协会就是这个领域的“家长”。

而马拉松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但各种奇葩事情却时有发生。比如志愿者给运动员塞国旗、运营车辆挡住运动员的前行道路、运动员得了第一名却绊倒在横幅等等。这些“小事”的背后却饱含了大大的资本,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事:就是以道德的名义做坏事。比如志愿者给运动员塞国旗,看似合理的背后却很不合理,你想想:你会在别人比赛时给别人塞国旗吗?

这种要么就是别人的授意,要不就是故意打乱运动员的节奏。问题是这种还不能说,你说吧,人家是奔着爱国去的,你不说吧,毁了一个运动员的荣耀。但他到底的目的是什么,我估计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这种看似合理,其实很不合理的举动毁了一场马拉松比赛。而第一名冲不过横幅就更搞笑了,这已经是明箱操作了。

因此历时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去拉横幅,他也知道第一名冲时放手。而这些已经超出了资本的范畴,那么问题来了:谁在为这些资本保驾护航呢?这明显就是家长出现了问题,不过想想也是,当打乒乓球的贾秀全都能当女足主教练时,他们又何尝对于体育比赛真正上心过呢?当协会和其他行业成为某些特定人群的收容所和养老院时,这才是最大的悲哀。而这也是所有问题的根源,我们把所有的锅都甩在资本身上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我想用四个字来回答:自欺欺人。

而比资本更可怕的是:这些外行的“内部人士”正在给资本当爪牙,他们从中牟取的是利益,但却以牺牲我们的信用为代价。我在想这个第一名的运动员回到他们国内,他们是如何定义我们的呢?他们把这件事告诉他们的后辈,他们又会怎么来定义我们呢?而窥一斑而知全豹,他们由这个事件,又会给我们贴怎么样的标签呢?我们在国际事务上的重大决议又怎么可能再会得到他们的支持呢?而这份代价需要数年来会反映出来,到时候的伤害是致命的。

我们老说资本不好,但别人的资本为什么那么好呢?马斯克利用星链为美国造福,三星、索尼等都是通过收割世界来增强自己国家的实力,为什么我们的资本不是恶贯满盈就是如逃瘟疫一样奔走他国呢?难道真的是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吗?我们老说要懂得感恩,要吃水不忘挖井人,但问题是:恩在哪里?挖井人不常见,但掘别人活路的人比比皆是,这才是我们应该反思的东西,不是吗?我们的资本到底在资本家手里,还是在投机者和关系户手里呢?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