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运会转播中那面奇怪的外国国旗背后的荣与辱

奥运会转播中那面奇怪的外国国旗背后的荣与辱

在看东京奥运会,就有朋友说,这是啥国旗啊,德国国旗不像德国国旗的,中间那锤头和周围一圈谷穗是怎么个意思?

其实,这面已经三十多年没用过的国旗,还常常在国际比赛中出现。只不过,它是作为奥运会纪录或者世界纪录存档在比赛开始前展示。

这面国旗正是东德的国旗。本星君曾在一个二线城市的博物馆里面听到一对父子的对话,子问父:苏联是什么啊。父说:苏联是以前的一个国家。儿子十岁左右了,尚不知苏联,恐怕也不知东德了。

赖因施于1988年创造的女子铁饼的76.8米的世界纪录;玛丽塔·科赫于1985年创造的47.6秒的女子400米跑世界纪录;许尔特于1986年创造的男子铁饼的74.08米的世界纪录。

民主德国(东德)一共仅存在了41年的时间,从1968年首次以独立的身份参加奥运会,到1988年在汉城奥运会上最后一次亮相。东德体育代表团在短暂的20年间却创造了无数令人惊叹的成绩。

二战之后,美英法占领的德国疆土成立联邦德国(西德),苏联占领的土地上成立了民主德国(东德)。

冷战开始,地缘政治学家描述苏联阵营和西方阵营的分界线,有句很经典的话“从朝鲜半岛三八线到欧洲的易北河”。

竞技体育也成为双方在软实力上较量的主战场,成为了彰显两国国威,甚至成了比较体制优劣的重要指标。

1968年之前,虽然东西两德分别建有自己的奥委会,但两国都是以联合组队的方式参与各大体育赛事。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开始,两国开始分别组队参加,而相互之间的竞争也从此达到了高潮。

从1968年的墨西哥城到1988年的汉城,东德在独立参赛的几次夏季奥运会中,累计得了519枚奖牌,仅次于苏联和美国,排世界第三位。而在冬季奥运会上,东德更是多次排名奖牌榜前两位。

战后,在政权重新洗牌的东德,艾瓦德进入政府部门。靠着投机倒把,加上一点点体育管理方面的专长,艾瓦德的职务不断升迁,最终坐在了东德国家体育委员会主席的高位上。

艾瓦德不断的渲染体育在东德与西德国家竞赛中的重要性,为了在这场竞赛中取得领先,东德开始不断地加大对体育的投入。

为此,东德政府每年投入将近4亿美元的资金到体育事业中,对体育的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这在当时的世界各国中是绝无仅有的。

政府和国企投了这么多钱,当然是要迅速看到收益了,奥运会等大型体育赛事的成绩,便成了政府投入绩效的最重要指标。

艾瓦德虽然在二战时曾经是苏联的俘虏,但为了出成绩,学习苏联体育的发展模式他却一点没有含糊。他将苏联基于选拔比赛制度的体育竞赛模式引入东德,并开创天才选拔模式。

在这种模式下,东德从儿童和青少年间开始开展比赛和选拔。并且,东德绝大部分的青少年都有获得选拔比赛的机会,通过这种方式选拔出最有体育天赋的儿童和运动员,并将他们送入特定的体育学校进行全职训练。

对这些着重培养、用以备战奥运会的运动员,政府承担了全部费用,提供了最好的教练、场地、设施设备和后勤保障。但除此之外的东德普通儿童和青少年,就很难获得基本的体育运动机会。

体育场馆只对专业运动员开放。东德的体育界流传着一句话“如果孩子的手和脚不够大,那么老师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教他们游泳呢?”,很多东德长大的人至今都记得,小时候只能在池塘和河中游泳,而室内泳池虽然就在城市里,却不是一般小孩能进去的。

比如,重视成绩容易被看到的奥运项目,而忽略非奥项目和群众体育;避开竞争激烈的热门项目,从夺金容易的冷门项目搞突破;押宝在当时参与人数较少,容易出成绩的女运动员参赛的项目等等。

如果说艾瓦德的做法仅限于上述操作的话,我们只能说艾瓦德和东德体育部门为了成绩而不择手段,但他并没有违反体育竞赛的基本规则。

然而,当分割东西两德的柏林墙倒塌之后,东德运动员集体服用事件也逐渐浮出水面,东德体育的荣光也随之即刻消逝。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上,东德体育代表团大获成功,特别是在女子游泳的赛场上,东德运动员更是所向披靡,她们在全部13个女子游泳项目中,获得了11枚金牌!

然而,鲜花和掌声背后,她们却遭遇了其他国家游泳选手和记者的质疑。有记者直接问道:“为什么东德的女子游泳运动员如此雄壮伟岸、声音如同男子?”

1990年10月,东德解体,东德各州以州名义加入联邦德国。叱咤风云几十年的东德以这种方式结束。

之后,东德秘密档案解禁,根据东德禁药管制中心的秘密档案显示,在1972年到1988年之间,东德每年给各类运动员派发了至少200万片合成代谢类固醇等。

包括奥运会奖牌获得者在内的很多东德的运动员,在医生的监护下定期注射和口服各类违禁药物,并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成功躲过了各种主要赛事的药检。

克力格说,她14岁开始进入东德的业余体校训练,从16岁起就被教练和队医安排开始吃一种小蓝瓶子的药片。

最开始,教练告诉她服用的药片是维生素,但服用之后,克力格体态变化明显,他声音开始变粗、开始发疼、肌肉开始变大,甚至隐约长出了喉结……

在瞒不下去之后,队医告诉她这是类固醇药物,但此时的克力格已经停不下来啦,一旦停药她的运动成绩就会降低。她不得不在队医的指导下,变本加厉的一边服用类固醇,一边注射雄性荷尔蒙激素。

药物对克力格的伤害是巨大且不可逆的,身宽体壮的她再也不能恢复少女时的模样了。1997年,克力格选择接受了变性手术,在先后切除了、子宫之后,她变成了一名男性。

随着越来越多的秘密档案爆光,以及越来越多的原东德运动员站出来指控,东德体育黑幕被完完整整的挖了出来。

2000年2月,在受到多名运动员指控之后,艾瓦德等原东德体育官员在柏林接受了审判。艾瓦德“对运动员实行有计划的身体伤害”的行为被法庭认定有罪,并被判处有期徒刑22个月。

2002年10月,艾瓦德因肺炎去世;同年,德国政府就专门建立了一个250万美元的补偿基金,用于帮助那些曾被禁药所伤害的东德运动员。

2021年8月,东京奥运会的圣火缓缓熄灭。此时,距离1988年东德运动员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已经过去了33年。

原来东德部分的领土上,虽然失业率已经从东德解体时的20%跌回到6%的水平,但是原东德地区的经济仍然是德国最落后的地区。

今年,国际奥委会更新了奥林匹克格言,将“更高、更快、更强”变为了“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

希望,下一次在奥林匹克格言更新的时候,能再加上三个字——“更纯洁!”。这里的纯洁,指的不光是奥林匹克不受禁药的玷污,也但愿奥林匹克永葆体育本身的纯真。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