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巴黎|在勒庞竞选总部看大选:投票结果显示“三个法国”对撞

我在巴黎|在勒庞竞选总部看大选:投票结果显示“三个法国”对撞

4月10日,巴黎东南面的文森森林,春天的气息已经喷薄欲出。森林内一处著名园艺展览中心更是姹紫嫣红,春花绽放。不过,中心内外的气氛,比春天来得更加热烈——这天是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的日子,而这里,是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竞选总部。笔者当天以记者身份到场报道,晚上七点左右,总部里就已经挤满了勒庞的支持者。其中不少人告诉笔者他们是专门从法国各处开车前来巴黎为勒庞打气加油的。竞选总部准备了大量葡萄酒以及香槟。在场的人们觥筹交错,仿佛参加的不是极右翼候选人集会,而是春天的一场好友聚会。

大量的支持者,加上到场的百余名媒体记者,当时间马上就要来到晚上八点,也就是投票停止,选票分析公布的时候,竞选总部内外已是人声鼎沸。现场内部大屏幕上播放着电视台的实时画面,随着倒计时即将开始,在场的勒庞支持者们唱起了法国国歌《马赛曲》。

八点钟声敲响,电视屏幕上出现现任总统马克龙以及挑战者特勒庞的半身像。24.4%的预计得票率,虽然落后于马克龙的28.6%,但这是勒庞在第一轮投票中取得的历史最好成绩。现场的勒庞支持者们沸腾了。电视屏幕上播放着两人竞选总部的画面,马克龙仿佛处在欧盟旗帜的海洋与勒庞总部仅有法国国旗的画面形成了鲜明对比。极左翼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预计得票20.2%,排名第三。除了“不左不右”的马克龙、极右的勒庞以及极左的梅朗雄外,其他9名候选人没人得票率超过10%。法国在政治撕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马克龙赢得了根基身后的法国西部以及包括首都巴黎在内的法国许多大都市,勒庞拿下了衰败中的法国北部传统工业区以及保守的南部地中海沿岸,梅朗雄则在法国海外省以及巴黎郊区的中低收入阶层中取得优异成绩,在各个大城市也与马克龙势均力敌。第一轮投票结果展示出了“三个法国”的对撞。

这次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展示出的最大趋势就是法国政治光谱的进一步分化。根据法国内政部4月11 日公布的最终计票结果,中间派马克龙得票27.8%,极右翼的勒庞得票23.2%,极左翼的梅朗雄得票22.0%。要是再加上极右翼的泽穆尔以及极左翼其他几个小党候选人的得票,属于政治光谱两个极端的候选人得票之和过半,这在二战后的法国政治史上闻所未闻。

这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许多左翼选民弃卒保帅,转投梅朗雄希望将勒庞挡在第二轮投票之外。从最后的结果来看,梅朗雄和勒庞之间得票仅仅差了42万票,可以说差一点就成功了。

同样受益于这一现象的是马克龙。由于选前马克龙出于多种原因民调下滑严重,许多温和右翼选民在投票中抛弃了本党的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力保马克龙过关。从选前最后发布的民调与最终选举结果来看,仅有梅朗雄和佩克雷斯两人的结果超出了民调±2%的正常容错区间(梅朗雄过高,佩克雷斯过低),是选民弃卒保帅的体现。

不过,出现这样中间-极左-极右三分天下的更深层次原因是法国政坛在过去五年内进一步的分化,逐渐失去了传统的中右翼以及中左翼政党的生存土壤。这从法国绿党的窘境中就可以看出。

在许多欧洲主要国家,过去五年是气候变化议题逐渐升温,绿党大放异彩的时刻。法国的邻国德国就是最好的例子。在2017年到2021年这个选举周期,绿党从议会最小党一举成为德国议会第三大党。在民调中更是曾一度超过传统左翼的社民党,大有取而代之的势头。反倒是极左的左翼党被挤到了议会最小党的位置。

但是,在法国,虽然民调显示大部分民众都关心气候议题,但是绿党却没能很好把握机会。法国左翼在气候议题上的话语权被极左的梅朗雄夺取。在整个竞选周期,梅朗雄多次批评绿党候选人雅多在气候议题上的政纲不够激进,难以反映世界面对的严峻气候形势。许多左翼选民也深以为然,选民希望看到大刀阔斧的改革,雅多的绿党提出更为温和现实的改革政纲,在这次选举中没有得到多数左翼选民的认可。

在右翼出现了一样的现象,原先是极右翼代表的勒庞,也被许多支持者认为不够激进,进而促成了更为极端的候选人泽穆尔的短暂崛起。在传统左右政党的极端势力被极左极右吸引的同时,他们的温和部分则被中间亲欧的马克龙政策的灵活性所吸引。马克龙偏右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配合偏左的社会政策吸收了绝大部分传统政党的温和选民。马克龙的中间路线也使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挖左右两党的墙角。马克龙政府中绝大部分都是原社会党或共和党领袖。笔者本人就有许多原社会党的朋友现在成了坚定的马克龙支持者。

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在成功进入第二轮投票之后在竞选总部对支持者发表讲话。与马克龙不同,勒庞的讲台后仅仅放置了法国国旗,没有欧盟旗帜。 作者供图

政坛极端化的其中一个体现就是投票率的进一步下滑以及进入第二轮选举之后民调显示勒庞超高的预期得票率。

根据法国内政部4月11日公布的数据,此次大选第一轮投票率仅有72.1%,创下了2002年以来的最低记录。根据选前法国舆论机构(Ifop)4月1日发表的民调,八成受访民众表示今年总统选举的竞选活动质量很低。同时有将近六成民众表示对竞选活动不感兴趣。

同时,自从2002年以来,凡是有极右翼候选人进入大选第二轮投票,法国其他主流政党都会组成“共和国联盟”,团结在另一名候选人身后。2002年,中右候选人希拉克就是借此以超过80%的得票率击败勒庞的父亲当选总统,创下了自法国大革命以来得票率最高纪录。2017年时马克龙也是凭此以超过66.1%的得票率击败勒庞。

不过,由于极左翼梅朗雄的崛起以及传统左右翼政党的溃败。今年马克龙再次构筑“共和国联盟”的难度大幅增加。根据4月10日当天Ifop的出口民调,44%的梅朗雄支持者将不会在第二轮选举中投票。梅朗雄在开票后的讲话中也仅仅希望支持者不要投票给勒庞,并没有公开表示支持马克龙。许多梅朗雄的支持者宁愿不投票也不肯支持马克龙。这也使得Ifop 10日的出口民调显示第二轮投票中马克龙与勒庞的得票率将是惊人的51%对49%。这么小的差距是自1974年以来从未见过的,更何况马克龙的对手勒庞是一名极右翼候选人。法国社会的撕裂可见一斑。

不过,客观来说,马克龙作为追求连任的现任总统,已经表现很好了。自从1965年第五共和国第一次总统直选以来,从没有全面执政(即总统和总理同属一党)的总统成功取得过连任。唯二成功连任的总统密特朗以及希拉克在第一任期后期都并不是全面执政,而是在输了议会选举后与来自反对党的总理共同执政。要成为历史第一人,马克龙必须尽可能地吸引左翼选民,让他们出来投票。

Post Comment